贵州中视传媒 欢迎您
收藏 | 主页 | 联系我们 | 帮助
自有平台分享 / 贵州山里坡>
小康形象
晓看贵州 - 地方 - 正文
    家庭变故,流落街头!阔别30年,施秉女子踏上回家之路

           “再见!我要回家了!....”2月22日上午,站在凯里南站的站前广场上,黔东南州施秉县城关镇37岁女子周毅流泪向黔东南宝贝志愿者告别,把心里的千言万语汇聚成了一句句谢谢。



  
           至此,这个本应在渤海湾听涛看浪,却因家庭变故6岁时被陌生人送到施秉城关镇的女子时隔30年后,在黔东南州救助管理中心、黔东南宝贝回家志愿者、施秉县公安、凯里车务段、心动930电台等多方助力下,终于踏上回家的高铁,去往那个魂牵梦绕的故土。

  2月22日上午,记者在凯里南站看到了寻亲宝贝周毅,她却说,真的要回去时自己有些害怕。周毅说:“因为养父母家庭条件的原因,这么多年我都没出过远门,怕迷路,再加上期待了太久,我不知道我回去了会看到什么,我很忐忑也很期待。”当天,宝贝回家志愿者、车务段工作人员也都赶来送她,让这个“异乡人”感受到了“第二故乡”的温暖。

  据了解,周毅作为独生子女,6岁前的她过着小公主的生活,住在大连市中心区域,然而在父母离婚后幸福戛然而止,母亲改嫁远走,父亲因斗殴被捕入狱,6岁的小周毅孤苦无依,开始流浪街头捡垃圾吃,好心人发现后将她送到派出所又跑出来,反复几次后,一个在火车站工作模样的男子收养了周毅。

  起初,他对小周毅百般照顾,几天后该男子以工作太忙为由,将周毅送到了千里之外的贵州省黔东南州施秉县城关镇。“当时他给我说这是他弟家,让我在这里住一段时间会来接我。就连我的养父也坚称那是他哥哥,可是30年过去了,我在这个家再也没有见过他。”言语间,周毅情绪有些低落。

  周毅这样评价自己的生活:“在大连是流浪的苦,来这边是贫困的苦。”是的,尽管养父母对自己很好,但是这个家实在是太贫困了,因为负担不起多个子女的学费,周毅连小学都没上完就辍学了,后来与当地一男子结婚育有两个孩子,夫妻俩仍靠打零工贴补家用,生活非常困难。

  即便是这样,这个坚强的女人无时无刻不在期待着与亲人团聚。“虽然我感觉到希望很渺茫,但是当我看到电视里亲人团聚,我很感动,也坚定了我要找到家的念头。”2018年10月份她找到宝贝回家,在宝贝回家志愿者的帮助下,通过各种信息查询、比对,最终成功为周毅找到了她的父亲。第一时间接到志愿者电话,周毅泣不成声。

  当得知爸爸早已出狱生活非常拮据时,周毅说:“那是我爸爸,他又那么爱我是我的至亲,尽管我的条件也不乐观,但我会尽量去弥补和承担起做女儿的职责。”

  就在她满心欢喜回乡时,却遇到了困难。原来,30年来周毅都没有户口,同时现在她也支付不来高额的车费。见此状况,黔东南志愿者积极与黔东南州救助管理中心、施秉县公安局、心动930电台等联系。特别是黔东南州救助管理中心,看到寻亲人归心似箭,想着在年过完前让她和家人团聚,救助管理中心相关负责人克服重重困难,依据相关条例,在凯里车务段、以及多方帮助下,终于让周毅顺利踏上了回家的路,这一趟旅程她走了30年。

(周毅上车后发来的短信)

  2月23日下午1点,日思夜想的亲人,大连宝贝回家志愿者突然出现大连火车站,大家相拥而泣!在亲人的怀里,周毅像个孩子一样放声大哭。稳定情绪后她告诉记者:“这一次来,养父母和我丈夫都很支持,我照顾父亲一段时间,把户口解决后回施秉,毕竟我有了家庭,也不想让养父母伤心,父亲这边我也会承担起来。”

  “猪年,我们帮助黔东南地区又一位“宝贝”回家了,很激动,生活的转折没有让寻亲人失掉信心,衷心的希望这一家人会越来越好。”黔东南宝贝回家志愿者秋天的童话感慨的说道。

      
            
责任编辑:王莉
  文本录入: 系统采集
    晓看贵州 * 版权及免责声明
  • 1.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互联网,不排除与其他媒体信息的雷同,对此,我们表示很遗憾,常规情况下,我们都会标明信息来源。
    2. 本站内容收录方式分系统采集、员工添加、会员发布等,多渠道的收录方式,可能导致部分信息来源错误或丢失,对此,我们深表抱歉,我们将尽可能去纠正这些错误。
    3. 如果您发现了我们的网站收录了您的特稿、特权信息,而您又不希望您的信息在我们网站上显示,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对您的信息进行过滤,以确保您的权益,您的谅解与支持,我们将深表谢意。
    4. 本站部分内容为我站版权内容,在明确信息版权属于本站时,您是可以转载的,但是,请在您转载时标明出处及显示相关连接。
    5. 如果因为信息内容问题需要联系本站解决,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于30个工作日内尽力解决。
    6. 欢迎您光临本站,祝您在网路上开心、快乐!
 分 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