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中视传媒 欢迎您
收藏 | 主页 | 联系我们 | 帮助
自有平台分享 / 贵州山里坡>
山里坡
晓看贵州 - 法制 - 正文
    杭州失踪女童案进展缓慢 两租客自杀细节披露!杭州淳安9岁女童失联搜救最新消息汇总

  7月12日,中午的一场暴雨短暂地浇灭了杭州的闷热。远在杭州200公里开外的宁波象山晴空万里,500多人在松兰山海域顶着酷暑搜寻失踪的杭州10岁女孩。现场,只有一个人心凉如水,他就是女孩的父亲,章军。

  突然,章军一个健步跳上了石头,对着大海大喊:“章子欣,欣欣……”转过身时,章军眼睛红了,“我朝着大海喊女儿的名字,她就会让我看见……她就会浮起来。”

  失联前最后监控曝光3个人进去2个人出来

  搜救行动已经到了第三天,很多细节浮出水面,但整个事件依然像被迷雾笼罩一般。

  警方通报的监控画面显示,三人于7月7日晚上7点18分同时出现在象山县松兰山往爵溪街道的路上。当晚10点20分,两人被发现出现监控中,而小女孩没有出现。

  记者在现场实测,这两个监控点距离约4公里,两个租客走完这4公里,花了大约3小时。

  这关键的3小时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针对此前网络热搜“在观日亭里发现女童的市民卡”,记者采访了捡到市民卡的工人,他说市民卡是他在距离凉亭10米左右的一条小路上捡到后放到亭子里的,这条小路就是从观日亭往下走到海边礁石滩的路。

  搜救现场女童爸爸对着大海呼喊孩子的名字“她就会让我看见……她就会浮起来”

  7月5日开始,远在天津打理生意的章军就感觉到不妙,他已经有7天没怎么睡觉了。

  从天津到老家淳安,再到宁波海曙区、鼓楼,再到象山松兰山旅游度假区,始终追着女儿和两个租客的踪迹。

  昨天,不断有媒体从外地赶到象山松兰山旅游度假区,采访一直持续到今天凌晨1点多。章军仍旧睡不着,半夜靠坐在床头,一遍遍翻着手机。

  今早7点多,松兰山海域的搜救现场继续。根据昨天各救援队的分工安排,今天五支救援队,和渔政执法大队、管委会、海警将展开海、岛、山全方位搜救。

  上午九点半,章军和王辉又一次来到搜救现场。王辉走在乱石堆中,看着眼前茫茫海面,喃喃说,“希望渺茫了……”

  章军一个健步跳上了石头,对着大海大喊:“章子欣,欣欣……”转过身时,章军眼睛红了,“我朝着大海喊女儿的名字,她就会让我看见……她就会浮起来。”  突然,章军感到一阵胃痛,支撑不住坐了下来。

  不远处,章军站在海边石堆上,对着记者说,“我现在后悔,陪着女儿太少了……”

  这两天,章军一直有收到来自全国各地的短信、私信,有安慰他的,也有给他建议的,每一条他都会看,“到现在为止,没有很有用的建议,但还是非常感谢热血网友们的关注。”

  女童爸爸在警方劝说下先回家看看“请大家不要在责难我父母了,他们会崩溃的”

  中午12点10分,章军和王辉已出发从象山返回杭州淳安。

  王辉说,昨天象山刑侦大队告诉他们,劝他们也回家看看,出来这么多天了,家里老人也要顾顾牢,况且两人在这边除了煎熬也帮不上什么忙,“我们心里也很挂念家里人,我小舅子在这里也确实非常非常压抑”。

  章军说是要回去看看,但是象山这边还得回来,“为了小孩,哪怕在这里待它个一个多月也不是事”。

  这趟回程,从象山到家要开4小时50多分钟。

  章军大概也猜得到回去会面对什么,“我会坚持一下,如果我都扛不住了,我爸妈肯定会崩溃。网上有很多留言说我爸妈心大怎么样的,我希望大家不要再责难了。这么多年老人真的为我们付出很多了。”

  女童妈妈回应为什么不去搜救现场

  7月11日晚,澎湃新闻电话采访了远在重庆老家的章子欣的母亲,在接受采访中,她对网友的质疑和网络传言进行了正面回复。

  面对网友的质疑,面对为何不来浙江近距离守候女儿的讯息,嗓音疲惫的章子欣母亲给出了很现实的回答:“我想来,但实在是没有钱。上次来杭州办离婚手续的路费还是借的,还欠着。”

  家庭拮据导致章子欣生母无法到浙江

  章子欣的母亲告诉澎湃新闻,在确认女儿失联后,由于担心女儿,她一直处于失眠状态,时不时会刷新闻报道了解女儿的情况。

  远在重庆山区老家的她,只能通过与女儿的姑父电话联系,或向自己联系的记者打听最新进展。但拮据的家庭,成为她到浙江象山的最大阻碍。

  她在电话中向澎湃新闻表示,因生活拮据,此前自己赶赴浙江与章军办理离婚手续的路费,已让她欠下亲朋6000元外债。前债未了,她无颜再向亲朋开口。窘迫的经济条件让她无法承受再次远途出行。

  章子欣的母亲告诉澎湃新闻,她目前在广东东莞某硅胶厂工作,主要工作是为工厂的成品进行安全检查。平均月收入3000元。虽然在广东工作,生活上会有同在那边打工的父亲和其他亲戚帮衬,但她要独力承担房租和生活开支,并与父亲一起定期寄钱回老家。一来二去,极少存款。

  对于为何不向前夫暂借经费前往浙江,她表示,自己4年前离家出走后,因腰部旧伤病发,当时章军主动提出要为她承担医疗费用,她拒绝了。离婚后,她更不可能会去花前夫的钱。

  她向澎湃新闻介绍,她山区老家的经济不发达,外出务工是当地人的主要选择。自己与前夫章军,也是她17岁在杭州打工时相识的。2010年,他们有了章子欣。当时自己年纪太小,直到2013年才与前夫领到结婚证。

  婚后感情破裂离家出走

  章子欣出生后,公公婆婆帮着带小孩。虽然已和丈夫离婚,但她依旧说,公公婆婆都是善良和善的好人。“结婚后,本身就直性子的我和脾气同样火爆的章军时不时会因为家庭琐事争吵、冲突,感情也逐渐破裂。2015年,又一次家庭矛盾爆发后,我选择离家出走,只身前往我爸爸务工的广州。那一年我23岁。由于无力抚养女儿,我只能把女儿留在公婆家。”她说。

  “虽然章军脾气经常会暴躁,婚后经常吵架,甚至打架,但家庭冲突都是互有来往,谈不上家暴(编注:和此前说法有异),双方都有责任。我出走的主要还是基于双方感情的破裂。”她说。

  她告诉澎湃新闻,刚离家时,她还经常通过电话等方式与女儿联系,也给他们父女俩邮寄她买的衣物。繁重的工作,时间的推移,后来联系的次数逐渐减少。其间,章军多次联系她,劝她回家,但自认为感情已完全破裂的她拒绝了,并多次要求离婚。今年经多次沟通,章军最终同意离婚,并约定7月初在千岛湖办理离婚手续。

  她透露:“为了筹集到浙江的路费,我向亲朋借了6000元,在老家舅舅的陪同下,7月7日抵达淳安,8日上午与章军到县民政局办理了离婚手续。之后我就买了火车站票与舅舅一起返回了重庆。”

  她说,办离婚手续期间,自己并不知道女儿已经失联,也很想见见女儿。提出要求后,章军说女儿被人带出去玩了,由于章军和公婆一直很疼爱女儿,所以她并不十分在意,随后带着遗憾离去。直至7月10日女儿姑父发来消息和新闻链接,才知道女儿已失联,当时她已返回重庆。


  文本录入: 系统采集
    晓看贵州 * 版权及免责声明
  • 1.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互联网,不排除与其他媒体信息的雷同,对此,我们表示很遗憾,常规情况下,我们都会标明信息来源。
    2. 本站内容收录方式分系统采集、员工添加、会员发布等,多渠道的收录方式,可能导致部分信息来源错误或丢失,对此,我们深表抱歉,我们将尽可能去纠正这些错误。
    3. 如果您发现了我们的网站收录了您的特稿、特权信息,而您又不希望您的信息在我们网站上显示,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对您的信息进行过滤,以确保您的权益,您的谅解与支持,我们将深表谢意。
    4. 本站部分内容为我站版权内容,在明确信息版权属于本站时,您是可以转载的,但是,请在您转载时标明出处及显示相关连接。
    5. 如果因为信息内容问题需要联系本站解决,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于30个工作日内尽力解决。
    6. 欢迎您光临本站,祝您在网路上开心、快乐!
 分 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