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小康信息网 欢迎您
收藏 | 主页 | 联系我们 | 帮助
地方链接 / 新农村>
    这个奶奶用“眼睛”探案!年逾八旬仍坚守一线

汪文秀借助显微镜鉴定笔迹。本报记者 阿尔达克摄

  汪文秀,“奶奶级”文书司法鉴定专家。退休前,曾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公安厅工作了38年,经办了多起重大案件的文书鉴定。退休后,仅休息半年,她又接受返聘,回到热爱的文书司法鉴定工作一线。近60年的职业生涯,汪文秀参与鉴定的各种文件检验案件超过2万起,可以从事维吾尔语、哈萨克语等4种文字的文书鉴定,被誉为用眼探案的“福尔摩斯”。

  “我们如果不负责任,那是要出大事的”

  “这个笔迹就是当事人王某自己书写的!”为了完成那次鉴定,汪文秀一直在办公室里忙活,已经好几个晚上没有合眼了。

  那是2004年发生在阿勒泰地区某县人民法院的一起执行案件。根据记录,当事人王某通过法院的执行程序,已经收到执行款。

  没承想,过了一段时间王某又回来了,称自己并未拿到执行款,并指控该院执行法官周某伪造了自己的签名。

  该县法院立即找到三家鉴定机构做了鉴定,结论一致:笔迹确实是原执行法官周某书写的。于是,周某立即被拘留。

  “我堂堂一名法官,有必要为了这点钱干蠢事吗?”昨天还是受人尊敬的法官,今天就被人指指点点,周某接受不了这样的心理落差。周某的家属也四处奔走,为他申诉。

  几年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分院受理该案,将材料送至自治区高院要求进行鉴定。退休后接受返聘的汪文秀深入了解案情、收集样本,通过检验确认,该签名不是周某的笔迹,而是王某本人书写。

  最终,周某被无罪释放,并得到了相应的国家赔偿。

  “谁在说假话,签名来说话。不能冤枉一个好人。”发生在14年前的这个案子,让汪文秀至今记忆犹新。“当然,也不能放过一个坏人。”

  2015年,张某一纸诉状将朋友李某告到了法院。张某称,自己借5万元钱给李某,李某一直赖着不还。而李某却拿出了一张有着张某签名的收条:“我早就还清这笔钱了!”

  收条的真伪,是案件的关键。

  法院将该收条送至三家鉴定机构进行鉴定。

  “为什么其他鉴定机构的结论都认定是张某的签名,你却否定?”在办公室里,来送鉴定材料的法官对她提出质疑。

  汪文秀继续忙着手里的工作,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她相信自己的结论。

  “我要求再鉴定一次!”这位法官当着她的面打给另外两家机构。挂掉电话,又重复了一遍。

  “好。”汪文秀指了指桌上一堆文件,“但是要按收案序号重新排队。”

  一个星期后,鉴定结果出来了,汪文秀的结论与上次的一致。正当法官面对不一致的结果犯难时,被告李某自己承认了:收条确实是伪造的。

  “我干了一辈子的文书鉴定啊,一个细节都不敢马虎。”说起这件事,汪文秀的语气里满是自豪,“我们如果不负责任,那是要出大事的。”

  “我现在既是老师,也是学生”

  若不是坐上了那趟火车,汪文秀后来从事的工作,恐怕和司法鉴定边都沾不上。

  “新疆组织部门来招干部了!”1955年春,这个消息在武汉市第一女子中学传开了。

  教室里,班上的团支书拍了拍坐在旁边的汪文秀:“我倒是想去新疆看看,要不一起?”汪文秀想了想,点点头。两个年轻人手拉着手,就去报了名。不料回到家,却遭到家里人的极力反对:一来距离太远,二来气候太干燥,家人担心她去了之后受苦。

  文本录入: 系统采集
    贵州小康网 * 版权及免责声明
  • 1.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互联网,不排除与其他媒体信息的雷同,对此,我们表示很遗憾,常规情况下,我们都会标明信息来源。
    2. 本站内容收录方式分系统采集、员工添加、会员发布等,多渠道的收录方式,可能导致部分信息来源错误或丢失,对此,我们深表抱歉,我们将尽可能去纠正这些错误。
    3. 如果您发现了我们的网站收录了您的特稿、特权信息,而您又不希望您的信息在我们网站上显示,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对您的信息进行过滤,以确保您的权益,您的谅解与支持,我们将深表谢意。
    4. 本站部分内容为我站版权内容,在明确信息版权属于本站时,您是可以转载的,但是,请在您转载时标明出处及显示相关连接。
    5. 如果因为信息内容问题需要联系本站解决,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于30个工作日内尽力解决。
    6. 欢迎您光临本站,祝您在网路上开心、快乐!
    声明: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信息仅供参考;本站属非经营性网站,不从事商业合作
    本站内容可共享,共享时请注明原文出处及原作者姓名,但明确标识不得转载的除外
    本站ICP备案号:黔ICP备13000090号-1 | 技术支持 贵州-山里坡
    本站接待地址: 贵州省贵阳市云岩区中华北路 省政府大院10号楼